欢迎您来到卫生与健康信息网!

检测队里的“七仙女”

时间:2015-10-11 12:23    来源:未知    浏览:

   核心提示: □本报记者 张 昊 发自塞拉利昂□ 我国援塞固定P3实验室第二批检测队有7名女队员,她们在生活中被大家亲昵地称为七仙女,但干起活来,却个个展露出女汉子的一面。 4月30日,驱车

□本报记者 张 昊 发自塞拉利昂□

  我国援塞固定P3实验室第二批检测队有7名女队员,她们在生活中被大家亲昵地称为“七仙女”,但干起活来,却个个展露出“女汉子”的一面。

  4月30日,驱车经过泥泞的“意大利路”以及“九道坎”“十八道湾”,张靖和她的实验室保障组队员如往常一样早早赶到实验室。切换发电机,启动系统,巡查各处空调仪表是否正常,她们把“沉睡”的P3实验室从待机状态“唤醒”。

  随后,队员们开始操心“水和油”的问题。水塔高5米,孤零零矗立在一角。只见张靖身手矫健地爬上一个摇摇欲坠的3米高的木头扶梯,够着水塔自带铁质梯子后,又继续往上爬。由于当地电网不稳定,援建的固定P3实验室只能依靠自带的柴油发电机发电。容量3000升的油库是保障的重中之重,安全不容有失,剩余油量也需密切关注。此后,3名保障组成员还要各处巡查仪表、仪器,大到修理空调、打印机,小到更换步话机电池。“不仅要能发现问题,还要能解决问题。”张靖双手叉腰站在刚捣鼓好的标签打印机旁感慨道。

  实验组的金聪、石伟先和邹淑梅则要面临更多的微生物风险。穿戴20多件隔离装备后,金聪在实验室核心区需要连续工作5个小时以上,其间,不仅无法吃喝,连厕所都不能上。当班主操作员的她还是核心区3名操作员中最危险的一个,因为从外面送进来的样本首先要经过她的手进行消毒、分装和灭活。不止一次,由于各种原因,送来的采样管已经破裂,锋利的玻璃管壁随时可能扎破防护手套。“害怕吗?”“有一位救援国的实验人员就是因为被玻璃管壁扎破手套和手指,不幸感染了埃博拉。说不害怕不可能,只是习惯了。”金聪风轻云淡地回答。

  这天上午,石伟先的工作是在安全、洁净的PCR(一种核算检测手段)室准备材料,如果忽略房间里让人涕泪俱下的味道,这算是件轻松的差事。然而,中午时分,实验室的铃声响起。没有丝毫犹豫,石伟先冲出实验室,20分钟后,穿戴好防护装备的她,顶着室外35摄氏度的高温走到一个简陋的窗口,收取医院等相关机构送来的样本。这样的差事一个下午要重复五六次。“每次穿脱防护服都是一身汗,相当于反复桑拿了。”

  上午采访时,黄保英作为信息员在录入病人病例和标本信息,同时进行结果分析和报告。下午3时不到,她就和一名男队员装备完毕,钻进核心区工作起来。

  由于塞拉利昂雨季到来以及部分援助国撤离等原因,虽然塞国疫情趋缓,但近半个月来,实验室平均单日监测量都超过了35份,“七仙女”成为实验室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