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卫生与健康信息网!

公立医院结亲乡镇医院:住院14天 花费不足450元

时间:2015-10-11 09:52    来源:未知    浏览:

   核心提示: 4月28日,附近村民来到兖州中医院漕河院区,挑选就诊医生 448元,这是济宁兖州漕河镇村民孙建设结束了一个疗程14天的颈椎病治疗后出院,结账时所支付的总费用。这远远低于他的预

点击进入下一页

  4月28日,附近村民来到兖州中医院漕河院区,挑选就诊医生
  448元,这是济宁兖州漕河镇村民孙建设结束了一个疗程14天的颈椎病治疗后出院,结账时所支付的总费用。这远远低于他的预期,从一沓备好的钞票中抽出五张,他甚至有些疑惑地问:“没错吧?”这只是兖州中医院“下乡”试验带来的改变之一。重现生机的乡镇医院、收入倍增的基层医生,都是这项试验带来的活力和改变。
  “这项改革让群众得到实惠,缓解医保压力,带动乡镇卫生院发展,和提升医务人员工作积极性等方面都给山东省医改工作提供了良好经验,不失为一个良好的尝试和探索”
  “结亲”乡镇医院
  “我们‘下乡’,没有任何行政压力,完全是自愿走出去。”兖州中医院院长孔庆民开门见山道。据介绍,自2010年底该院试行“先看病、后交钱”的改革措施后,不仅实现了扭亏为盈,而且业务收入逐年增加。
  但如今,医院又面临了发展瓶颈。“毕竟院区规模和门诊量不可能无限扩大。”
  而另一方面,在将政府举办的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定性为“公益性事业单位”后,越来越多的基层医疗机构,将健康查体、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等三类九项基本公共卫生项目当成了主要工作。有乡镇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所有的文件,都把基层医疗机构的“治病”功能放在了后面,重视的是疾控防疫。
  记者了解到,兖州对乡镇卫生院实行的是差额管理、全额拨款、考核发放的政策。上述乡镇医院负责人表示,“按照考核政策,如果医疗方面出了问题,那就会扣分;如果不去做,那就不会扣分。”
  兖州漕河镇卫生院法人代表侯新强对此也深有感触。据介绍,当地卫生院也曾经红火过,但因诸多原因,在2014年初关门歇业,“房间里都有鸟窝。大部分医生都转向去做公共卫生服务了。”
  在此背景下,经过多次接洽,兖州中医院最终决定与漕河卫生院“结亲”。由兖州中医院选派四十多名医护和管理人员“下乡”,前往距兖州城区15公里的漕河镇卫生院上班。经培训后,原漕河镇卫生院的医生也重回医生岗位。
  侯新强告诉记者,虽然自己还是漕河镇卫生院的法人代表,但整个卫生院业务范围氛围诊疗和公共卫生服务两大部分,诊疗区域的管理和运营,由兖州中医院统筹独立运营,自负盈亏。
  住院14天,花费不足450元
  在孔庆民看来,“下乡”结亲乡镇医院,是一笔划算买卖。“既是医疗技术服务联合体,更是利益共同体。”
  经过近几年发展,兖州中医院本院区已几近饱和,想再扩大院区规模,已不容易。他告诉记者,借助漕河镇卫生院原有规模,兖州中医院仅投资数百万元,就得到了百十张床位。“这在本院是几乎不可能的。”
  在选派医护人员“下乡”时,孔庆民也颇费心思。“毕竟那离城区有15公里路程,起初大家都不愿去。”通过政策激励和做思想工作,最终各个科室的优秀医护人员开始进行梯状轮换下乡。
  在孔庆民看来,独立管理自负盈亏的漕河镇卫生院,将被建设成为兖州中医院漕河院区。考虑到当地群众常年务农或外出打工,颈、腰椎突出或肌肉劳损等病症多发,兖州中医院在漕河着力打造兖州颈肩腰腿痛专科医院。
  这所兖州最大公立医院“下乡”后,不仅把医院服务延伸到了社区甚至乡村,更让患者能就近用一级医疗的报销费用,享受到二级医院的诊疗服务。
  结合新农合优惠政策,漕河院区规定凡住院患者,仅需缴纳200元“起付线”,吃中药、做针灸推拿、康复理疗可全免费。
  4月11日,漕河村民孙建设(化名)因严重颈椎病入住兖州中医院漕河院区,25日,好转后的他办理了出院手续。费用结算单显示,一个疗程14天时间里,他总共花费3641.08元,报销后个人负担金额为879.46元。另一份患者减免费用单则显示,其减免的中草药及理疗费用为431元,两者相抵后,孙建设两周的住院治疗后,个人自掏腰包费用为448.46元。
  重现活力的基层医生
  与兖州中医院握手“结亲”后,一个被漕河镇卫生院法人代表侯新强提及的改变是,乡镇的基层医生重现活力。
  记者了解到,2011年7月,济宁市召开加快推进基层医疗机构综合改革工作会议。会议提出,9月30日前,济宁所有公立基层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将全部实施绩效工资; 除了实行药品零差价销售之外,济宁公立基层医疗机构将在两个半月内陆续完成核编定岗、人员聘用、绩效考核等综合改革。
  最终确定的考核办法是,日常先发放80%的绩效工资,剩余的20%于年底据考核结果发放。据记者了解,和实施绩效考核前相比,基层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的待遇不仅有了保障,而且有所提升。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惰性。据介绍,此前基层卫生院归所在乡镇管辖,虽然各院运营状况不一,但有经营自主权。“比如说奖金,对一线医生的倾斜性补助,都会刺激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但如今,乡镇卫生院收归到了县级卫生部门主管,我们吃的是财政饭,医院的运营所得,全部归于财政,不能用于发放奖金,不能用于职工福利。甚至是要增添设备,都要打报告审批。”一名当地基层乡镇医院院长抱怨道。“看病行医的收入,反倒不能支配,那样谁还去干活?”上述院长反问说。除此之外,医疗风险也是被乡镇基层医生担忧的话题,“一旦出了事故,谁来买单?”
  但这些抱怨,却未出现在漕河镇卫生院。侯新强介绍说,目前漕河镇卫生院共有39人,12名医生在诊疗区工作,他们和兖州中医院的派驻医护人员一样,享有同样的绩效考核。
  虽然并未细说如今的收入,但一名漕河卫生院的老医生笑着对记者表示,收入比以前增加不少,诊疗积极性也随之提高。
  把病患留在乡村
  兖州中医院漕河院区执行院长臧淑娇告诉记者,截至目前,该院区运转良好,月业务收入过百万。不仅病房爆满,而且出现了乡镇医院鲜有的楼道加床现象。
  在孔庆民看来,基层仍有众多医疗需求,村民们选择进城看病诚然由多种因素造成,但与基层乡镇卫生院的不发达有密切关系。孔庆民希望用这种“下乡”试验,建立起分级诊疗模式,把病人留在乡村。
  一份2015年3月数据统计显示,在兖州中医院本院区,当月出院人均费用为4807元,自付占比例近45%,门诊均次费用为191元;而在漕河院区,出院人均费用为3575元,自付占比例为30.7%,门诊均次费用为106元。“我们选派了优秀医护人员去往乡镇,老百姓家门口就能享受到城市医疗水平,花费低,报销比例高,怎么可能不受老百姓欢迎?”在孔庆民看来,这项新举措的好处和意义,甚至不输于已经在全国推广的“先看病、后付费”改革。
  这项改革,除了在兖州甚至济宁当地成为焦点外,还受到了更高层的关注。今年1月8日,省政府研究室与省卫计委联合调研组前往漕河卫生院,了解该院以信息技术为支撑构建城乡医疗服务联合体,带动乡镇卫生院发展的基本情况。
  兖州中医院官方网站显示,调研后省卫生计生委医改处处长舒德峰在讲话中认为,这项改革让群众得到实惠,缓解医保压力,带动乡镇卫生院发展,和提升医务人员工作积极性等方面都给山东省医改工作提供了良好经验,不失为一个良好的尝试和探索,希望能够形成长效机制,巩固现有的工作成果,不断为医改贡献好想法,好做法,让群众感受到医改带来的实惠。
  兖州中医院也在为此努力。在规划今年工作时,孔庆民还准备把触角延伸到乡村,“密切与村级医疗机构的关系,实现病人在村级医疗机构就能得到合理的分诊,真正让老百姓不出远门就得到质优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